Calibre——芯片验证领域的完美逆袭

Mentor Calibre怎么样在Dracula独霸天下的时候异军突起,以小胜大,杀得Cadence措手不及晕头转向,继而成为业界标准,稳坐江山的故事。这么经典的故事不能不写。
关键的关键在于当时的Mentor为Calibre验证引进了hierarchy的理念,也就是所谓的“分而治之”的处理方法。
原理其实很简单,举例来说,假设一个单元被调用了上万次,如果这个单元本身就有一个错误,如果Flatten地看来,也就是在Dracula看来就有上万的错误,其实Hierarchy地看就只有一个单元错误。大大缩减的查错的时间。
Hierarchy验证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,一下子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。
轻松解决在dracula时代看似困难的问题如连线short之类的问题。
再加上Calibre用户界面友好,命令高度简化,通俗易懂。产品立刻得到业内的认同,脱颖而出。@PeKK 于2012-10
在Dracula对阵Calibre的竞赛中,Dracula节节败退,Cadence不甘示弱,适时推出了Assura这款软件来专门针对Calibre,其实Assura内核还是基于Dracula,只不过是改个名字,试试运气。Assura当时的卖点就是和Virtuoso平台结合得更好,选项设置也界面化。
可是不知道是开发人员过于随意,还是QA部门的故意放水。Assura这款软件自从Release以来就一直Bug频出,各种选项设置更是错综复杂。在硅谷的众多公司中更是留下恶名。
以至于有段时间无论Cadence怎么降Assura的价格,都无人问津。最后只能打包做为赠品进行捆绑销售。话说回来也是,谁会愿意花钱买一个用来Debug的软件,还要首先花很多时间为这个软件本身Debug。
相对于Assura的节节败退,Calibre则是名利双收,很快就成为业界标准。软件的价格也是逐步攀升。一家设计公司无论模拟还是数字,要Tapeout就要Sign-off,要Sign-off就需要准确的验证,要准确的验证就需要Calibre。Calibre这一战略的成功给Mentor带来了持续稳定的收入。@PeKK 于2012-10
Assura留下如此恶名,Cadence怎么可能继续沿用,Assura没出几年,Cadence又推了个PVS,对外宣称的理念是DRC,LVS可以一起做。个人觉得非常好笑。实际后来也是无法撼动Calibre的地位。
这里面还有个小故事,Calibre这么火,Cadence不可能不眼红。有段时间Cadence几个高层密谋尝试收购Mentor,但是公司当时的经济情况又不支持这么做,那几个高层就开始联合做假账,最后被发现,全部开掉。
这一切,从后往前看,Dracula的溃败也是理所当然,Cadence不可能抛弃当时如日中天,带来稳定收益的Dracula,而从头开始做一个全新构架的验证工具。
所以不断收购创新的小公司来实现自己的创新,也是EDA公司近些年普遍的发展规律。
典型的例子就是,Cadence 在Silicon Ensemble淘汰后,推出的SOCEncounter就是通过不断收购,然后加以整合出来的一个PR工具。还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。
近些年EDA行业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风云变幻了,各个小的EDA公司也不断被Cadence和Synopsys等巨头收购。MentorGraphic依靠Calibre的翻身仗,才有我们今天看到的芯片EDA领域三足鼎立的局面。

You May Also Like

About the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